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锦舒心中冷哼一声,行啊!

    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我倒要听听你要怎么洗白?

    他想了想,突然手一松,冷眼看着苏云舒,眼神示意你可以解释了。

    苏云舒撇撇嘴,你是金口啊?

    惜字如金!一句话都不说。

    虽然自己这么心里这么吐槽的想,但是也没敢表现出来。

    笑话,一旦让大长腿看穿,那可不就是厕所里打灯笼——照屎(找死)吗!

    “大兄弟......”

    苏云舒刚一习惯性称呼开口,就感受到了四周空气又下降了,撇撇嘴,最后还是改了口,表情此刻严肃一脸正经。

    “这位先生,事情是这样的。”

    苏云舒老老实实把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就从他进商场接完阿妈电话之后开始说起。

    遇到他,被他撞倒,听到了刚才跟踪他几人的对话,擦破皮才来厕所洗手,最后发现洗手的在厕所里,没留神走错了厕所被妹子们“追杀”才过来的。

    说的那叫一个精彩绝伦,若不是和自己有关,夏锦舒还真想给他的口才鼓个掌,你居然一件平淡的事都尼玛这么能说,还讲的惊心动魄演!是在电影吗?

    你嘴这么溜怎么不去说书?

    夏锦舒表面上还是一派淡然,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的样子,静静的听着这兔儿爷绘声绘色的演讲。

    最后苏云舒深吸一口气,然后结尾。

    “嗯,事情就是这样的,先生你真的错怪我了!”

    还一脸委屈的,一副可苦了宝宝的表情看着大长腿。

    他觉得自己这副表情没毛病。

    但是看着夏锦舒眼中也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鸡皮疙瘩掉落一地,尼玛你要清楚!

    你特么是个男人!

    男人!

    你能不能阳刚一点?男人一点?你这表情是给谁看的?

    这人绝对是个兔儿爷!

    夏锦舒鉴定完毕。

    就在他沉默不语的时候,苏云舒又干出了惊天地泣鬼神举动。

    雷得夏锦舒头上乌云压顶。

    只见他突然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一边泪声俱下,一边抱住了夏锦舒的大腿“哭诉”。

    “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是个好人!我是良民,警局去不得啊!”

    虽然苏云舒这一下是有演戏的成分,但是那扑通一下。

    卧槽,尾巴根好疼,疼的眼泪都飚出来了。

    这眼泪是真的,疼哭了。

    “起来!”

    夏锦舒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死皮赖脸的人,抬抬腿,厉声说道。

    苏云舒就打算将厚脸皮进行到底了。

    “大哥你不放过我,我就不起来。”

    夏锦舒正准备说一声随便你,打算拿出手机报警处理,就猛然想起了。

    自己的手机让这厚颜无耻的兔儿爷给摔了。

    气的夏锦舒咬牙切齿了一瞬间,便呼出一口气恢复平静,冷静下来,不能让这兔儿爷牵着鼻子走。

    “我说你先放开,我没打算再报警。”

    夏锦舒试图压住火气平静的说道。

    苏云舒听到他这话,忽然抬起头精致的脸颊上,还带着些肉肉。

    眼神一亮,看着夏锦舒说道。

    “真的?”

    夏锦舒看到他这装无辜的表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