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哎呦,我滴妈!”

    苏云舒一声痛呼,方言都冒了出来。

    就在他打算抬起头,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赶着要去投胎啊!

    突然眼前就闪过一条大长腿,一双黄褐色马丁靴,配上紧身黑色牛仔裤,一身这样的装扮更显得腿修长有型。

    这就是所谓的脖子以下都是腿?

    只见那双大长腿快速的从自己身边闪过,苏云舒转头却只看到了一个匆匆的身影。

    那男人目测身高185,白灰色的风衣随着急速的身影,衣角翻飞。

    耳后挂着黑线一样的东西,看来是带着口罩,头上的黑色帽子压底。

    怎么看他,都觉得很奇怪。

    等等?

    现在不是评论的时候!

    重点是这个男人把自己撞到之后——

    居然走了!

    就他么这么走了?!

    气的苏云舒一下蹭的站起来,冲着那越走越远的背影大吼一声。

    “别让我再碰到你!什么人啊!撞倒我连句道歉都没有吗!”

    原本苏云舒也没指望他停下过来道歉,只好自认倒霉,到现在屁股还疼着呢。

    苏云舒拍了拍裤子,嘴里嘟嘟喃喃。

    突然,再抬头就看到了刚才那个男人正停在不远处,准备向着自己方向折回来。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

    如同黑曜石一样让人沉醉,仿佛被多看一眼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他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带着黑色的一次性口罩,帽檐压得很低。

    虽然他和自己相隔有一段距离,但是视觉被强化的苏云舒很清晰的就看到了他那仅仅露在外面的眼睛。

    目光虽然凌厉,但是看着自己的时候包含着歉意。

    不知怎么苏云舒一下倒是没了怒气,估计人家也是有事才如此匆忙。

    所以苏云舒不自然的撇撇嘴,冲着他摆摆手。

    “算了,我也没事,你走吧!”

    就在他打算依旧执意要过来的时候。

    忽然苏云舒便听到自己身后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只见那个男人眼中闪过不爽,眉头似有似无的皱了一下。

    再次看着苏云舒传递了抱歉的目光后,便匆匆转身离开。

    就在男人刚走没有五秒钟,有几个动作很可疑的男子尾随了上去。

    其中一个男人还抱着一台照相机,脚步匆匆,就跟了上去。

    听觉很好的苏云舒,凝神听到了他们断断续续传来的话。

    “你确定吗?”

    “当然,跟上去说不定能找到大新闻!”

    “希望不要空手而归,我可是从机场一直追到了现在!”

    “…快走吧,人呢?”

    “刚才还在这的啊。”

    “找找,肯定在附近!”

    “……”

    就这样他听完了整个的对话,他们是在跟踪刚才那个男人吗?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会是什么恐怖分子吧?!

    苏云舒给他脑补了一个又一个身份,最后还是不费脑子了。

    时间不早了还得赶紧买完东西回家做今晚直播的准备才是正途。

    看着手上被微微擦破了的皮,苏云舒眉头微皱,估计是刚才被撞倒的时候碰破的。

    自认倒霉,只好先去把蹭破地方粘上的脏污洗掉。

    苏云舒重新原路返回,向着刚才打了电话附近的那个公共厕所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